Menu

羅特列克

羅特列克與藝術

1883年,Adèle de Toulouse-Lautrec伯爵夫人因馬爾羅美毗鄰朝聖地Verdelais,以及其表姐妹Pascale夫人居住的Respide城堡,決定購下莊園,告别與丈夫Alphonse居無定所的日子,在這裡過著怡然自得的穩定生活。由此可見,她購置莊園的舉動具有重獲自由的象徵意義。

亨利19歲時過著巴黎方式的生活,跟隨傑出的大師Leon Bonnat 及 Fernand Cormon,在工作室學習。

每年暑假,他都會回到莊園。在他的畫作中提及他會逗留至葡萄採收的時間。他繪畫了母親被繡球花包圍著,並在此設立他的夏日工作室,而牆上仍留有痕跡。他善用了母親的愛及鄰近Respide莊園的表親。

馬爾羅莊園是他的避難所,他於1901年9月9日去世,終年約37歲。

羅特列克

追求心靈的自由

馬爾羅充滿藝術色彩,保留了畫家的回憶, 在展示其生活習慣的圖片中了解他的個性,並分享他的情感想像世界。因受限於其活動力,因病使他體弱及在愛中受到傷害,由於身體及道德上限制;使他於藝術創作中獲得自由。

亨利德·圖盧茲·羅特列克於這世紀末,對社會的看法是深刻的。見證了他的人生,亨利的經歷超越了電影中所有荒謬怪誕與悲傷的事情,

他並不是法官而是受害者。在他的藝術品、畫作中展示出現實難以忍受的情況,他意識到人類於社會面具背後的真實,

他以旁觀者角度觀察生活,與他外表所需要的有一距離。他銳利的觸覺令他可完全理解那些受排擠的人。

沒有物質及道德上限制,他懂得如何把繪畫的語言從學術繪畫守則中解放,吹起自由之風,使之成為文化遺產。他是前瞻性,是在這世紀中的冒險,並為圖畫藝術的更新作出貢獻。

有關於亨利德·圖盧茲·羅特列克公寓參觀的動畫及其文化遺產的保育由在著名羅浮宮受訓的科萊特女士管理。

導覽預約

羅特列克

羅特列克故居參觀活動與相關歷史文化資產保存工作由專業導覽員Pauline Leclercq負責。

羅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親身參與了歐洲十九世紀末美好時代(Belle Époque)的生活並為其留下永恆的藝術見證。他的繪畫作品為數眾多,大多描繪青樓女子和演藝人員的身影。專業導覽員將一邊帶您參觀莊園中的十九世紀末貴族宅邸,一邊為您介紹羅特列克的創作世界。
2020年全新導覽節目:透過我們重新規劃的參觀路線,以及在專屬展廳中展出的羅特列克早年素描及眾多版畫真蹟,深入瞭解畫家的作品,完成一趟圓滿的藝術之旅。
歡迎個人參觀、團體參觀和學校團體參觀。
預約、開放時間及票價資訊

當代藝術

藝術項目與開展

在東翼,有一廣闊位置開放用作現代藝術的地方,重要的牆壁為藝術展覽品提出了最佳的保存條件。

在南邊,有一寧靜空間分隔了這畫廊。在這親密的空間,擺放著可以借出或售出亨利德·圖盧茲·羅特列克的原創作品。

首先,藝術家的主題與亨利德·圖盧茲·羅特列克的畫作相呼應。

來自亞洲的藝術家,亨利德·圖盧茲·羅特列克對日式印刷藝術有濃厚熱情,他借鑒了藝術品的簡約與大膽佈局,這種強調與莊園擁有者為法國亞裔人物相呼應。

最後,莊園的歷史及該地區的遺產亦是一有趣的研究和探索路線,葡萄園文化、Verdelais的朝聖,在16世紀,莊園始創人羅斯特傑家族的歷史等。

回顧展

PRUNE NOURRY

-

PIERRE CHAVEAU

-

ANGÉLIQUE DE CHABOT

-

川俣正

-

JÉRÉMY DEMESTER

-

荒木經惟 / 森山大道

-

Prune Nourry(1985年生於巴黎)的作品提醒世人,亞洲人尤其是中國和印度人重男輕女的傳統會帶來性别失衡的嚴重後果。由於超音波等新技術可測知胎兒的性別,便遭人們濫用而助長了性別選擇的惡習。這位藝術家在馬爾羅美莊園的畫廊中放置了成堆的白堊岩塊,與羅特列克的粉筆畫遙相呼應,再在岩塊之間闢出一條小徑,零星散佈著《神聖的女孩》和《女童俑》系列中的雕像,以及《Process》系列中的模具。

Pierre Chaveau(1944年生)透過素描、繪畫和符號,讓呼之欲出的圖像顯現出來。展覽名為「Azur noir」(黑色藍天),向英才早逝的法國詩人韓波(Arthur Rimbaud)致敬,一系列作品彷彿兩人之間的對話,維梅爾、霍普、達文西、維拉斯奎茲、波納爾等名畫家的形影也依稀可見,耐人尋味。

Angélique de Chabot(1988年生)創造的奇特動物終於「出籠」。透過其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帶著貝殼、羽毛或絲滑毛皮的動物雜交出各種異獸,如同原始部落的圖騰或具有法力的護身符。這些作品透出與泛靈論信仰有關的神秘感,探討長生不老、神聖不可侵犯等迷信如何繼續影響我们的生活。她的作品充斥著古老的神靈,「供人們膜拜或褻瀆的神祗」。

川俣正(Tadashi Kawamata,1953年生)的全新裝置藝術作品進駐莊園畫廊。川俣正的木製作品介於雕塑和建築之間,乍看之下似乎很脆弱,但卻是融合藝術家的直覺與建築學原理的精密裝置。他的每件作品都以一個特定地點作為起始點,洋溢著個性和詩意的藝術品讓觀眾從不同的視角,對該地點產生不同的詮釋。凝神注視其作品,可隨著線條起伏勾出天馬行空的夢想和沉思。

Jérémy Demester(1988年生)在莊園高雅簡約的畫廊展出其實驗性創作,囊括油畫、青銅雕塑、抽象和具象作品。透過這些不同媒材,他試圖傳達風景中的迷人光影、傳記事件,以及帶有神秘色彩的精神境界。他從藝術史汲取創作靈感,尤其是古希臘羅馬雕像,偶爾翻版刻板圖像,以找出讓圖像永垂不朽的特質。

荒木經惟(1940年生)與森山大道(1938年生)對人類投以溫柔的眼光,卻又帶著一抹黑暗的色彩。這兩位日本攝影師按下快門,捕捉了生命流動過程中的所有面向,包括生與死兩面,彷彿以藝術的手法闡釋「莫忘人終有一死」的警世名言。作為莊園畫廊的開幕展,展出作品與羅特列克的繪畫不無異曲同工之妙。遊客可從兩位攝影師的視角瞭解當今世界,尤其是現代的日本。都市、青少年、舞蹈、女性、花朵、死亡等主題構成一道畫謎,有待觀者細心破解。